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承花】【R】《His belongings》

该文为《Wear me out》后篇。

两篇文均收录在本子《I AM ME ONCE MORE》里。

前篇:☁️

防和谐走链接:⭐️


试阅:

《Catcher》-《His belongings》

 

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坐在房屋的阴影里。他似乎是在笑,面前躺着一个被紧紧束缚住手脚的佝偻身影,只见那人身上沾满了血,衣物破开的地方露出触目惊心的伤痕,深的几乎可以看见森然的白骨。

男人指间把玩着一条绿色暗纹的领带,一副惬意的模样,从领带后边夹层之中摸出一块刀片。那显然也不是普通刀片,刃呈黑色,刃尖流转着紫色的寒光。

刀片一看就极锋利,想要割断一般铁丝怕也轻而易举。然而这倒不算什么稀罕玩意,这种合金目前没有任何设备能够检查出来,用作隐藏武器合情合理。他在乎的根本不是这所谓的稀有合金。男人的手指缓缓摩挲,感受着手下并不明显的凹凸痕迹,大小宽度都很规则,不是什么使用不慎造成的划痕。

012,HG R

 

“——!”花京院从梦里惊醒,他背后蒙了一层虚汗,风一吹就成瘆人的寒意。

这不是他第一次梦见承太郎,在他将承太郎交给东家后,这甚至已经是第三次从虚无的黑暗里看见那个人。

赏金猎人从来不害怕,也从来没有负罪感。毕竟想要赚取灰色收入的人即便没有害人之心,也完全称不上好人。花京院很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货色。他生来一副与人为善的模样,实际上做过很多惊世骇俗的事。他从来不会因为工作做噩梦。

噩梦。没错,梦见承太郎,而且每一次对方都是一副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模样,实在谈不上什么令人愉快的体验。

梦境很真实,包括刀片上刻的地址,都极度还原。还原到完全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之中。所以夜深人静醒来时,优秀的赏金猎人也总要犹疑一会儿,才能确定刚才是一场大脑和他开的玩笑。

花京院严重觉得自己的睡眠质量已经低于人类平均值。

“真麻烦。”

从床上坐起的人埋怨一句,挪到床头柜边上。他提起冰冷的电话筒,手指插进拨号盘里,黑暗的房间里传来规律的机械转动声。

“……”电话通了,那边沉默两秒,“谁?”

“花京院。”

电话线那边一阵杂音,像是有人胡乱捂住听筒。对方压低声音道:“你还敢打电话过来!”

对方正是承太郎的好友,同为SPW效力的波鲁那雷夫。一个相当有骑士精神的法国人。

花京院虽说在赏金猎人那边声名大噪,但是赏金猎人毕竟不是什么能被当成荣耀的职业。知道承太郎消失的人,很多。但是知道此时是出自花京院手笔的人,少。

然而即便再少,按照三人之前的关系,波鲁那雷夫也该是其中一个。花京院并不惊讶。

“承太郎还没回去吗?”

波鲁那雷夫回得很快,“没有。如果你愿意透露委托人,可能进程会加快不少。”

对方的态度倒是出乎意料。不过这显然是一个好的共识:深夜的电话不应该充斥着废话。

“你知道我不能。”

他想起梦里那个藏在阴影里的男人,以及足以将地毯浸泡得濡湿鞋底的血。

“那你现在是在售后服务吗?”法国人不太客气。

他和承太郎的关系到底是要好一些。花京院笑了笑,毫无缘由地。他知道对方看不见,却在自己这里权当已经解释过了。

于是他跳过了问题,有些自我中心地问:“他死了怎么办?”

波鲁那雷夫暗忖着这不像是一句玩笑话,哪怕仅从情景上来说。而且花京院也不是那样不合时宜的类型。

“公司从不插手私事。只有来没有来上班,没有生或死。”

也就是说,明面上没有人想来管这件事。想来合理,若真的有人大张旗鼓要去把失踪的人找回来,两个周足够他们将这个城市揭开再合上。

花京院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以后又随便说了两句,透露给对方几个和此事不相干的情报,算是礼尚往来。这样下次再想打个深夜电话也不会太难。

听筒和座子碰撞发出令人踏实的脆响。赏金猎人从床上翻身而起,活动了一下自己坐得血脉不通的腿,然后动作利索地套上一旁的衣服。

他只开了一盏台灯。昏黄的灯光将影子无限拉长,到对面的墙壁上,变成漆黑的巨兽。

花京院穿着完毕之后定睛看了两秒,继而转头去关窗。干赏金猎人这一行的可不比那些朝九晚五的正经从业人员,一去多久谁也说不清楚。难免搞得每次出门都好像要去长途旅行。

窗帘拉开,窗户只开了一个很小的细缝。一只飞蛾扑簌着翅膀,在窗户外面徘徊着,一下一下地撞在透明的玻璃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粉末。不知道它在这里呆了多久。

“急着进来送死吗?”花京院曲起手指敲了敲玻璃。但是飞蛾看上去并没有听明白他的警告,仍然执拗地拿弱小的身体与面前看不见的壁垒抗衡着。

花京院将窗户缝打开了一点。

在他查看完毕其余几扇窗户再回来的时候,那飞蛾正好从窗户缝里挤进来一个头,然后是身子——继而展翅在屋子里横冲直撞。不知道是过于亢奋,还是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

花京院将自己的手枪装上消音管,似乎不太顺手一般掂了掂。

“不知道枪法还准不准。”


链接again:⭐️

评论(5)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