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承花】【R】《Teleonomy》(完结)

上一章:⭐️

第一章:🍰


注意事项:

·完全乙女向耽美漫画般的展开,涉及:老梗,狗血,OOC

·请仔细看上一条,注意避雷,合理饮食

·提到的所有东西都是乱编的,没有任何靠谱的借鉴 

 

带R走链接:🍒

文字版链接:🐬


试阅:

“什么什么,我们和典明居然是校友吗?”

“啊,这么说的话,我算算……”

花京院的佩剑解下来放在一旁,自己则坐在一个背对人群的位置,只剩个暗粉色的脑袋和荷叶边的立领暴露在沙发靠背之外。

“说不定在学校里见过呢。”

“不可能的吧……典明根本就是会让人过目不忘的类型,要是见过我肯定会有印象。”

“也是哦,难道是校区不同?……典明上大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总觉得和那些邋遢的男生不一样。”

女孩子的笑声咯咯地在承太郎耳边转悠。他稍稍侧头看了一眼,花京院冲他这个方向侧着脸,和客人说了几句话,引得她脸忽然泛上粉色,在稍显黯淡的灯光之下都清晰可见。

她的女伴推搡着她,揶揄一笑。而脸皮薄的那个红着脸回头去拍她的手,倒不像对其他人那样客气。两个女生自己嬉闹起来,花京院正好得空将几人杯子斟满。对于他来说,随声附和或者讨人欢心,不过都是工作而已。喜欢什么样的类型、有什么样的兴趣爱好,都因人而异。

说到底,他只是尽可能扮演一个人见人爱的符号。那个符号需要一个名字,他图方便,就将自己的名字安了上去,如此而已。

真正的花京院典明可没有这么讨喜。他自己很清楚。

花京院有些神游天外,感觉有人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下意识就将脸转了过去。穿过几个人影的缝隙,和一双熟悉的眼睛四目相对——说是四目相对却也不完全,毕竟对方还有一只眸子藏在了黑色的眼罩之下。

但是无论如何,此时它们确实凌厉,那是属于海盗的眼睛,在黑夜掩盖之下贪婪地盯着过往的商船。

花京院一愣,然后皱了皱眉,似乎对这种桥段有所不满。他正想转开视线,对方的嘴唇忽然动了动,将他的注意力又吸引了过去。

下班,休息室。

承太郎的口型是这样没错。

他手肘搭在沙发靠背上,那个高度就像为他量身定做。加上承太郎故意露出痞气的一面,看上去完全就是本色出演。穿着宫廷服饰的客人靠在他肩上,花京院只能看见纤细姣好的背影,她埋着头,并没有注意到她边上那位在接话的时候并没有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

花京院似乎是不甘示弱,或者单纯魔怔了,致使他没有像以往一样错开目光。

“承太郎喜欢什么样的类型呢?”他在场景里无数的声音之中捕捉到了少女的疑问。

海盗嘴角微微上扬,展开一个似是而非的笑。

“当然是……如您这样的皇室了。”

他提到皇室的时候装模作样地一顿,意有所指。少女笑了起来,没有再叫他的名字,而是唤了船长。似是觉得他的回答讨巧又有趣。

而花京院在他开口的第一时间就如被灼伤一般,迅速地将头转了回去。承太郎的客人此时抬起头来寻求他的视线,他只能也收回目光,没有多说。

再回头的时候花京院好似毫不知情一样,和旁边的女士凑到一个暧昧的距离,低声说着话。

没人知道的是,他藏在繁复装束之下的手臂,战栗着,像是在这个温度偏高的环境里受凉一样,因为对方的一个词而泛起鸡皮疙瘩。

那之后,两人的视线再没有过交集。

 

花京院送客人离开的时候,那位女性挽着他的手,两人像是正在宴会一样,从人群中不急不缓地穿过。这当然也是俱乐部的安排,对于穿了活动服饰的客人给予特殊待遇——说白了只是为了在衣服租赁上再赚一笔而已。

两人路过某个卡座的时候,听见了一声短促的口哨声。

唰地一下,那位女性的脸就红了起来。

进场的时候确实有说明过可能会遇见类似的事件——扮不同身份的男公关们可能会与场内客人互动,然后列举了几样类似于赠花、邀请共舞一类的,里面倒是有列举流氓哨。事先是经过客人们同意的,所以此时所有人都转过头来,倒不是觉得这个举动无礼,而是想看到底是谁得到了这个殊荣。

毕竟,纵观全场,适合吹流氓哨的身份只有一个。

花京院原本的微笑收了起来,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佩剑已经出鞘,刃贴在旁边那人的脖子旁边。气势十足。

装饰用佩剑做得不错,起码视觉效果是很好的。在场甚至有人小声惊呼起来。

那个挑衅的海盗倒是一点也没表现出讶异,他盯着对方的眼睛,管也不管贴着自己脖颈旁的锋芒,慢条斯理道,“你的马甲扣子有一颗没有扣好。”话说完,又补了一声,“侯爵。”

这似乎模糊了一个概念,但是在场各位当时都没能反应过来。

照他的话,那口哨似乎根本不是想引起那位女性的注意——而是花京院。

而花京院的举动,乍一看是维护自己的女伴,但是又似乎一开始就知道对方的意思。

傲慢的贵族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人,像没有听见一样。几秒的时间无限拉长,在周遭纷纷猜测起他究竟会怎么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才缓缓开口——

“那就扣上。”

人群一阵喧闹,女性的声音像是按耐不住一样迸发出来,又被强行镇压下去。

海盗拨开了自己脖子边上的剑。

海盗站起身。

尚未入鞘的剑垂在身侧,它的主人稍稍抬起头,这一次的对视无可闪避。

“这样可以吗?先生。”

纽扣被收入扣眼,乖顺妥帖。


带R走链接:🍒

文字版链接:🐬

评论(1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