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仗亿】《涩》

- 大家七夕酷爱乐!

- 很傻很白。不知道OOC不OOC,反正恋爱总是OOC的。

- 强行推广一波红白机游戏。

 

-1-

“如果说要让一个追求者死心,那就要把自己营造成一个‘幻灭,差劲,糟糕透顶的男人’的话,那去追求一个人不就是……”亿泰挠了挠后脑勺,曲起手指,“要变成‘超乎想象,优秀,完美的男人’吗?”

“当然的吧。”东方仗助应道,“就算原本对方不喜欢你,也会惊讶‘原来他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而对你产生好奇呢。”

亿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仗助叹了口气,回头看他,“所以说,如果对方不是个榆木脑袋的话成功率很高的。”

“榆木脑袋?”亿泰一副“我似乎知道你在说我坏话”的表情,和他又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喂,仗助,你这家伙不是在说我吧?”

“什……”仗助突然似乎有些慌乱,“那只是个比喻,比喻啦!”

亿泰朝他逼近两步,像是要把他脸上的表情都看个清楚一样,嘴上说道:“可是你心虚了!”

“什么心虚——你离我远点!不要凑这么近,街上的人都在看我们!”

“啊,喔,不好意思……”亿泰环视一圈,周围的人都在接触到他视线之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得意地咧开一个笑容。

“不过仗助你干嘛要用‘榆木脑袋’作比喻啊,很伤人的诶!”

仗助:“原来你的关注点在这里……我的意思是,毕竟你也承认自己傻了嘛。”

“……可是……”对方似乎想辩解什么,然而又苦于组织不起语言,“总之就是你不能这么说。”

仗助终于把话题带开了,一时不察对方的话里也有歧义,只是赶紧顺着道:“好好,我不说。”

这一段闲聊似乎就这样过去了,像以前所有的日常一样。

只是两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时各自心怀鬼胎,会给彼此留下那样南辕北辙的印象。

 

-2-

周五总是如此令人愉快。亿泰吹着口哨走出教室的时候忽然被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康一叫住。

“亿泰,明天来我家玩游戏吗?”

“好啊,什么游戏?”

“你喜欢什么?沙罗曼蛇,快打旋风我都有!还有赤色要塞什么的……当然魂斗罗也……”康一数着数着不太好意思一样笑了起来,“其实基本上我都买了啦。”

“噢!你这家伙,不错嘛!”亿泰笑起来,“对了,仗助呢?”

“仗助也答应了。那就这么说好了,明天早上……”

 

“啊!完了我复活不了了!”仗助摁了两下手柄,却没有见到P1闪烁出现的身影,他视线扫过左上角,剩余生命0。

屏幕里只剩P2还在继续往前拉扯着场景。终于不用一直盯着屏幕的高中生侧头,才发现边上亿泰面色沉重,像是在期末考场上与题目正殊死决斗。

“等等,亿泰,你不用这么认真吧,虽然这是倒数第二关了……”

“嘘!别分散我的注意力!”亿泰匆忙打断他,“等着,这个boss死了你就可以活过来了!”

他像是和什么较上劲一样,明明之前连跳跃键都要挨个儿试才知道。仗助转身从桌子上拿了几颗葡萄,“吃吗?”

亿泰没有答话,他操纵的角色正在枪林弹雨中穿梭。

“……”仗助索性直接递到他嘴边,亿泰看也没看,下意识就张开了嘴。仗助把手里半捧葡萄全部塞了进去。

“唔——唔唔唔——”

过了两分钟,仗助看见自己的角色重新出现在了屏幕最左侧。

“看不出来你这家伙玩游戏还挺厉害嘛。”

亿泰挠了挠后脑勺,“还、还好吧。”

说什么还好吧,明明看上去非常得意的样子。仗助没有拆穿,操纵角色率先往前走去。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在偷笑……你笑什么?”亿泰不满道。

 

康一从厨房回来的时候,两人正好通关。

“啊,康一,换你了!”仗助还没起身,就被康一制止住了,“你们玩着,我姐厨房那边还没弄好……说要做自己的拿手菜,我有点担心……”

正说着,厨房那边砰地一声,像是重物砸到地上的声音,还伴随着女性的惊呼。康一招呼都来不及打就匆忙又跑了回去。

“他们不要紧吗?”亿泰从一堆游戏卡里面抬起视线。

“应该……吧……”仗助弯下腰,手越过他的肩膀,从他手下那堆游戏卡里拿了一张,“噢,这不是马戏团吗,玩这个好了!”

亿泰视线随着他的动作来去一趟,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又想不明白。迟钝地哦了一声。

过了十分钟。

P2人物掉到屏幕底端,亿泰又一次在第一关跳火圈的地方就烧死了自己和小狮子。

“看我的。”仗助摩拳擦掌。亿泰甚至还没来得及消化完他到底怎么跳过去的,那小丑就已经站上了目的地的台子,隔着屏幕朝他们挥手。

“好厉害啊……”亿泰看着他已经玩到了第三关,原本看上去滚来滚去的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稳稳接着主角,和自己操作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样子。

所以说仗助做什么都很厉害,这就是那种“超乎想象,优秀,完美的男人”吧……所以说平时就有很多女孩子走在路上会和他打招呼。

“仗助。”

“什么?”

这个人一边在最难的第五关荡来荡去,一边还能分心说话,亿泰越想越觉得不对。

“你之前夸我游戏玩得好,是骗我的吧?”

“啊?”

“虽然我脑子确实不太好,但是那种连我都能过去的地方没道理你却死了啊!”他说完以后觉得非常有道理,变得很理直气壮,甚至有一点生气的意味。

糟了!仗助心道不好,手里人物一个纵身,却没有抓到下一根绳索,就这样掉到了地上。画面回到第一关,人物是P2。然而它的操作者正忙着质问P1的操作者,没空理它。

“玩游戏会死什么的很正常啊,我再厉害也会失手嘛。”仗助打着哈哈。因为这关boss不难所以自己放水了什么的,肯定不能说的吧。

“所以你根本没有在想‘原来亿泰玩游戏这么厉害啊’这种事情对吧!”

“等等,这个句式似曾相识啊……”仗助说完之后忽然想起,这不是自己之前教导康一拒绝由花子的时候说过的话吗,还大言不惭说是恋爱秘诀。

什么狗屁恋爱秘诀,说这个话的人自己还没把人把到手呢。他嘟囔道:“虽然是明白你想表现自己了,但是我不是也……”

话到一半,他忽然意识到什么重要的信息,声音戛然而止。

“你也……什么?”亿泰茫然地问。

现在在场的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仗助很清楚自己为什么想在对方面前“显得很厉害”,可是亿泰呢?

虹村亿泰有什么必要在意东方仗助的看法?

“你别话说到一半啊,你说我像表现自己,然后你也什……”亿泰话说得越来越慢,“什么……”

他确实脑子不好使,但是也不至于真的有那么不好使。

两人唰地一下俱是涨红了脸,仗助下意识也像他一贯动作那样挠着后脑勺,“呃……那个……”

马戏团的背景音反复播放着,却始终吸引不回操作者的注意力。

 

-3-

康一拉开房门。

“晚饭做好了……嗯?你们两个刚吵架了吗?怎么脸这么红?”

“这个……哈哈哈一定是太热了……”

“对对,这个房间一点也不透风!康一你快去找个扇子!”亿泰粗声粗气附和。

康一闻言回头看了一眼玄关挂着的日历,“没错,是十月份了啊……我家昨天都换上厚被子了。真是奇怪,我怎么不觉得热?……你们确定要扇扇子吗?”

 

END

 

吃瓜康一:十脸懵逼

 

原本想附带一张马戏团的截图; ; 但是LOFTER这边好像插入图片就会变成文的封面(?)所以就不贴上来了……哇马戏团人物真的很可爱啊!附个搜来的图片链接好了:🎪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