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承花】《Teleonomy》(3)

上一章:🍞

第一章:🍰


注意事项:

·完全乙女向耽美漫画般的展开,可能涉及:老梗,狗血,OOC

·请仔细看上一条,注意避雷,合理饮食

·这章很短,下章很长!下章很长!(flag)

 

 

《Teleonomy》(3)

 

接上。

花京院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喝酒喝到头痛欲裂的感觉了。

他的意识短暂地消失了一会儿,然而很快地就因为胃里堆积了太多酒——各种颜色的酒——而难受得又清醒过来。

从糟糕的空气中能依稀辨别他仍在包间里面。边上有人在说话,声音浑浊不清,只有几个花京院特别熟悉的词汇能穿破层层屏障,到达他的意识里面。

然而无论是“喝酒”,“俱乐部”还是“承太郎”,都毫无意义。即使其中蕴含了信息,他也解读不出来。

几分钟之后,他放弃了睁开眼睛的尝试。

 

-3-

“你说——承太郎过去了?”手里拿着解酒药的人脸上挂着茫然的表情,“客人怎么办?”

“哪轮得到你操心。”边上的人嘲讽道。

他斟酌着词句:“可是,按照他和花京院的关系……”

“说不定承太郎是过去落井下石的呢。”

“不会吧!”

“你是有多蠢啊,这也信?”那人看上去一点也没有捉弄到人的乐趣,他瞪了那个公认的老好人半晌,又单方面败下阵来,“他们两个的关系,并不是你看见的那样。”

 

“你好像不太高兴?”

正午的红灯区像是一个蚕茧,酝酿着什么东西一般,默不作声。

花京院蹲在俱乐部后门旁边玩游戏,声音开得很小,不凑近根本听不见。他好像是没有听见,或者说没有回应巷子里另一个人的意思,手下几个按键噼啪作响。

他的不配合倒没有挫败对方谈话的决心,那人反如得了默认一样,蹲到他对面,自顾自地打开了话匣,“空条刚来,俱乐部配合着炒炒人气很正常,你不要往心里去。”

花京院眼睛往上瞥了他一眼,“你要说什么?”

“啊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他申明道。

“其实大家都不喜欢新来那家伙,整天一副装腔作势的样子,居然还很受客人欢迎……真是搞不懂。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花京院站起来,缓了缓蹲得有些发麻的腿,说:“没错,我确实和空条不对付。”

“那也是当然的吧,毕竟以前……”他顿了顿,没有把话说完,笑着起身。

毕竟以前这里可是花京院的主场。走进这个俱乐部的人,甚至于来红灯区的人,又有几个没有怀揣着和他发生点什么的梦呢?

想请他出台的人也是各式各样随便挑,按照常理,花京院早该另谋出路了。风光总是不长久,捧上天是一晚上的事,摔到泥里也是一晚上的事。人总不能当一辈子牛郎,干这一行忌讳的就是被虚荣蒙蔽,最后落个凄惨下场。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光鲜亮丽的明星。

然而花京院上个月刚续了合同,现在就俨然成了垫脚石。空条承太郎那样的后辈确实可怕,刚来的时候花京院甚至变成了凑场的角色。“空条不行吗?那花京院吧。”——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虽说这两天有所好转,毕竟两人性格偏差较大,花京院的熟客对承太郎那一型不感冒的也多,但是未来谁说得准呢?

“其实我们最近有个想法……”

他对自己的计划作了一个大致的叙述。无非就是从新人的名声下手,劈头盖脸先泼一身腥。设计几个事件,安排几个目击者,如此一类。

其实,排外是情理之中。与其任由事情往更不好的地方发展,不如维持现状。这是双赢的局面,花京院没有道理拒绝。他毫不掩饰地摊开来谈,也是料定了这一点。

如他所愿,花京院听完确实像是认同了一样点点头。其实类似的行为都差不多,谈不上什么新意,只是对方显然对此很是熟悉,细节都是随口就来。他还有意无意地强调了参与者的洗白部分,这种无本万利的计划,听起来倒是足够吸引人。

而里面不可或缺的就是花京院,他的影响力很重要。对方见他有意,自然是喜出望外。然而花京院开口,说的却是:“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淘汰掉空条?”

气氛一下子冷了起来,对方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想法不错,祝顺。”

花京院从他旁边推门进去,游戏机的按键声又响了起来。

后门常年堆放垃圾的地方,虽然每日都有好好清理,不至于留下什么令人恶心的气味,但是日子久了,还是不免生出污迹。

还是休息室好。花京院躺在沙发上想道。

 

他和承太郎确实关系很僵硬,但是里面却只有一小部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

另外的一大部分是因为,空条承太郎的表现太具有侵略性。花京院即使不动用自己原本就很敏感的人际嗅觉,用头发丝也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

就像现在这样。

承太郎的阴影完全笼罩了他。

花京院无意识地皱着眉毛,也不知道是因为喝多了还是单纯为两人的姿势感到不适。他胸前的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那里,衬衫纽扣上下都是开了两颗,底下光景若隐若现。

不知道是他自己的酒味还是对方身上的酒味——或许都有。毕竟他们的距离已经近得完全足够让彼此的气味混在一起。花京院似乎大脑不太够用,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才发现有什么不对。

两人的鼻尖已经碰在了一起。花京院一个激灵,伸手捂住他的嘴。唇瓣的触感在手心里,有点痒,让人想挠。

而他的唇也印上了自己的手背。隔着手掌,同一个位置,一方火热,一方冰冷。

“不行。”花京院将他推开,手肘支起身子。

承太郎还保持着侧身俯下的姿势,单手撑在他的腰旁边,问:“理由?”

“谁都能看出这件事哪里不对吧,要什么理由!”

回答他的是那只捂着对方嘴的手被捏着手腕拉开,那张每天从休息室下来都能看见的脸忽然凑近。

“你闭眼了。”

时间似乎暂停了那么一瞬。

外面响起重重叠叠的脚步声,然后门被推开来。承太郎靠坐着,看着进来的人;他的左边,花京院躺在沙发上,像是睡着了。

花京院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下意识装睡,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的身体依然很难受,但是脑海里却一片空白,只剩下一种微妙的,不知道是否被触碰到的感觉。

“……她没事,喝醉了。”承太郎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我稍微有点反胃,其他……”

“……花京……”

“……”

黑夜在海浪翻滚的躯壳里陷入沉睡。

 

-4-

员工守则第一条:不许谈恋爱。

 

花京院从休息室走下楼来,正好听见后门被从外面推开的声音。

今天是店里每季一次的活动周第一天。店里挂上了一些关于中世纪的油画和巴洛克风格的装饰物,门口还有穿着骑士盔甲的人笔直地站着,赚足了眼球。

承太郎一身海盗打扮,头上戴了个船长的帽子,眼睛还蒙了一只。他一手揣在兜里,一手拿着剪好了却没有点燃的雪茄,那翠色的眼睛盯着花京院看了两秒,才语气如常地道了早。

花京院今晚扮贵族,双腿被裹在骑马裤里,腰上还有装饰用佩剑。他踩着靴子从对方面前走过去,头也没回。

“晚上好。”

两人在那晚以后第一次碰面,默契地对此一字未提。

他们进场的时候气氛已经被炒得火热。今天俱乐部提前了半个小时开门,到了九点整的时候已经是座无虚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前一后走出来的这两人身上。边上安排好的人一个过来给花京院套了个小披风,另一个则是掏出打火机给承太郎点上了雪茄。

花京院回头要往客人的方向走,就见承太郎手肘撑在柜台上,朝他吐了口烟。虽然距离原因这些呛人的气体并没有任何一缕触摸到花京院,但对方还是为此冷了脸,手搭在佩剑上作出了警告的姿势。

现场一片压抑的尖叫声,显然事先安排好的剧情大获成功。等声音消失部分以后,那海盗咬着雪茄冲他耸耸肩,算是示弱。心高气傲的贵族这才微微扬起下巴,冷哼一声作罢。

小把戏玩完,躁动的夜晚开始了。


 

TBC...

写不动了。下一章是肉,然后完结。

剧透一下,结局其实是


完结章:🍒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