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承仗】【R】ジョジョのジョジョ

❤️❤️❤️
管半年!

Mouldish:

给我的好旁友 @Flight Symbol 


三承x四仗,架空校园,无替身设定。


pwp


-




“看那边!是JOJO哦!JOJO——!”


“什么什么哪里哪里?……等等,你在说哪个?”


“还有哪个?当然是承……啊,难道你在想的是高一那个?”


“嗯对啊那个姓东方的……啊!!承太郎大人——JOJO——我爱你一辈子——JOJO——!”


空条承太郎皱了皱眉头,目不斜视地从尖叫起来的女生群中穿了过去。


今天他出现得比平日里要晚上几分,在前面大步流星一路不回头。女生们气喘吁吁一路小跑,好容易赶在上课铃响起之前踩进了学校大门。


于是也并没有人看见几步之外,一个飞机头少年堪堪被关在校门外,想叫又不能叫的憋屈样子。




课一如既往的无聊。


东方仗助在课桌下面拍拍自己翻墙过程中沾上了灰的宽大裤腿,有些忿忿不平地想,明明是差不多时间出门的,为什么最后只有我迟到了——好吧,因为承太郎……前辈,他没花那么长时间在梳理头发上啊。


明明长了一张那么帅气的脸,如果换一个发型的话一定会更受欢迎的……


然而他托腮想了想,还没来得及想出来那该是种什么效果,国文老师的准星已经移到他身上了:“东方仗助,42页第三段。”


他手忙脚乱地抓着书脊站起来哗啦啦地翻,好容易才找准页数、磕磕绊绊地读了下去。




和空条承太郎的同居生活,确切来说是自半年前开始的。承太郎对因为考上他家附近的学校而空降到他家的飞机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只硬梆梆地交代说让他本分点,别在别人家里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虽然话音刚落贺莉太太就一把搂过他说承太郎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我们家的孩子都是很本分很乖的呀)。而照东方仗助看来,他们之间仅有的那些亲缘关系又复杂得很,承太郎比他高了一级又一头,辈分上却是他的远房侄子:于是谁也默认着无视了这一层关系,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都只以前辈后辈相称了。


说来常年累月用帽子遮住头顶和拿发胶把头发堆到头顶上在效果上其实别无二致。高一高二的青少年哪个会有秃头之虞,奇奇怪怪的发型在学校生活里产生的效果不过是把靠脸引来的注意力又放大了三分,如此而已。


空条宅有足够多的客房,如果不是贺莉太太要求处在长身体时段的高中生每天必须按时吃早午晚饭仗助怀疑自己可能一个礼拜也见不到承太郎一次。开始时他也诚惶诚恐地提早一个小时爬起来帮忙准备准备味噌汤之类简单的东西,但后来在漫画和游戏的晚间双重夹击之下也不了了之。


第一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他焦头烂额于需要复习的科目,坐在廊下抱头哀嚎几乎抓散自己固定得牢牢的头发,被正好路过的承太郎怒斥了一句“吵死了”,随后状似不良的高年级生却蹲下来点点他卡了快一小时的那道数学题,三两句话挑明了正确的解题思路。


“哇啊承太郎前辈你真是……请帮我做期末辅导!”


然后才终于熟络起来了。




本该就这样下去的。




>>请排队上车<<

评论

热度(53)

  1. Flight SymbolMouldish 转载了此文字
    ❤️❤️❤️管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