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西乔】【R】《Missing word》

给盘盘的贺。

是西乔,是西乔不要看错,是西乔。

我还真是什么车都能开啊(赞赏意味


来走这里:😃


试阅:

- 0 -

类似的事情应该有一个别称。

世间众多丑恶,却都不尽相似。就好像人海之中每个人都顶着不一样的面孔。所以,这样的事情,是被称为什么呢?

 

- 1 -

“喂!厕所没有双人间吧!”乔瑟夫回过神来的时候狭窄的隔间里已经挤入了另一具完全和娇小沾不上边的身体。

西撒应了一声,算是肯定两人现在并不是一个友好共用公共厕所隔间的关系。外面驻场乐队唱着不知名的小语种,既不是意大利语,也当然不是英语。声音很大,足够掩盖一声不算轻的关门声,也将落锁的悄响尽数淹没。

乔瑟夫皱了皱眉,“你喝多了吗?”他在这个完全施展不开的空间里退了一步,背几乎抵在墙上。瓷砖的寒意隔着薄薄的衬衫抚摸到肌肤,感觉有点不妙。

按照常理来说作为一个小流氓,乔瑟夫完全不至于去忌惮自己这个长着轴对称胎记的学长,但是很显然,今天但凡是一个有点神志的人都不会想要去招惹西撒·齐贝林。

毕竟这是一个刚刚在外面发过酒疯差点砸了半个场子的人。

“没有。”意大利人隔了好半天才回复这一句。

乔瑟夫显然并不相信,很巧的是,他也丝毫没有照顾一个醉汉的兴趣。他拿手臂将对方拦到一边,另一只手伸过去开锁,“这个隔间给你了,我去隔壁。”

 

-2-

不是隔间的问题。西撒很清楚,他也真的没有喝醉。

所谓的犹疑不过是因为又忽然想起了刚才那一幕。几个喝得满脸通红的女人,借着昏暗的灯光和一肚子啤酒气泡,对面前这个人作出丝毫不知廉耻的举动。

她们就像柔顺的蛇一样,顺着乔瑟夫的手臂就缠了上去。而且最令人觉得生气的是,一向自带异性驱散功能的乔瑟夫居然还很受用。他的手摆在哪里?眼睛看什么地方?一边发出愚蠢的笑容一边说着老套的段子是怎样,4P吗?5P?西撒在三个卡座开外的地方猛地站起来,在自己都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把面前的桌子踢翻在地了。

混杂着各种声音的巨响显然有效制止了他视线所在之处那几个人的举动。场内有人压着声尖叫,他自己鞋底沾上啤酒,踩着的地毯被完全浇湿。溅射而出的玻璃渣子甚至飞到了几米开外。一切都让西撒觉得更加烦躁。

而最为让人觉得窝火的一点是,他没有任何理由发这通脾气。

没错,那几个女人的名字他都能逐一数出来,目之所及那熟悉的面孔无不是他的相好。让她们坐到那个位置去的人,也正是他本人。

 

事情发展成这样,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始料未及。

 

-3-

“今晚不行。”乔瑟夫从学校里走出来的时候这么说道。

西撒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部里活动?”

“不是,我和史摩基有约了。”他的学弟这么说着,“他打工的夜店有几个新来的女孩子,很正的,你要看照片吗?”

西撒还没来得及搭腔,就听见对方又道:“不行,我去看过了再给你看照片好了。”

夜店,女孩子。

真是直白的两个单词。西撒听见自己笑了一声,语调如常道:“你最近开窍了?”

“只是觉得大概女孩子也不错吧,不能总是和大老爷们儿一起喝酒啊。”乔瑟夫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西撒不也经常因为女孩子抛下我吗?”

“那是……”

“好啦。改天,我请客。”他看上去铁了心要去见几个女孩子。

“……史摩基还能比我认识的女生多?”

 

完全是下意识的一句话,只是潜意识觉得“不想让乔瑟夫去夜店”以及“不想让他去见那几个女孩子”。

丝毫不过脑子的一次挽留,急切地想要显示自己有能力从其他人那里将这个人夺回来。

 

-4-

乔瑟夫不需要女朋友。

这样的想法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扎根在认知里面的。印象里,那家伙总是“哦,所以今晚你不来了”、“那我改去打电玩吧”、“昨天和他们去飙车了”……乔瑟夫总是在两个状态之中切换,一个是“和西撒一起”,一个是“一个人”。

他对异性总是兴致缺缺,收到告白会礼貌地拒绝,对于给西撒的情书也是“这种东西你真的会看吗”类似的评价。

大概是因为态度很恶劣吧,所以,在这之前,西撒根本都没有想过乔瑟夫会有一天拒绝自己的邀约,而理由是“想去夜店”。

“一起去”和“我要去”之间活生生隔了另一个人的距离。

 

在漫长的两人的相处之中,西撒从来没有扮演过那个“另一个人”。


肉走链接,

AGAIN:

来走这里:😃

评论(5)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