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承花】《Soundless》

BGM:小幸运

原著向。


 

海里没有声音。

 

那天的降水概率是0%。

沙漠的雨很少有真正实实在在落到沙里的时候,大多数时间还在天上就蒸发了。一行人走了这好几十天,已经几乎忘记了上次感受到湿润的空气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承太郎,明早出去逛逛吗?”花京院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披着薄薄的浴衣,腰带随意系着,衣襟一直开到小腹。

“你忘了明天要继续赶路。”承太郎顺手将自己的枕巾扔过去,“将就擦擦头发。”

“我当然记得。”花京院笑了笑,拿着粗糙的布料将自己还滴着水的刘海轻轻裹起来,细细擦干。“出发时间是七点,我想六点钟出门看看,听说沙漠的雨下完以后很快就会返青。”

中午到达这个小镇的时候刚好遇上雨。那是花京院第一次看见沙漠的雨,一点也不凶猛,反而又轻又柔,落在皮肤上也没有什么感觉。

“当然,你不去的话可以多睡会儿。”那个人扑进双人床里,将头发上剩余的水分悉数蹭到被子上,“我保证不吵醒你。”

“我每次半夜醒来的时候你都恨不得缩到我怀里,”承太郎不以为然,“我倒想知道你怎么才能在起床的时候不吵醒我。”

花京院干笑两声,“双人床的错。”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行人一直都是睡的双人间,只是也有必须要挤单人间的时候。

第一次抽签和花京院一起睡单人间,承太郎没有料到对方居然睡不暖被窝,半夜的时候一发觉旁边有热源马上就蹭过来了。一开始的时候承太郎觉得和一个大老爷们儿抱在一起睡真是让人浑身不舒服,然而这种不悦也只持续到第二天清晨。花京院一头乱发从他旁边醒来的时候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模模糊糊地说着早上好。

说完就尴尬地将自己的腿从对方腿上拿下来,然后默默地往后缩两个身位,“抱歉……”

那之后花京院一副故意献殷勤的模样,好像是怕他发火。承太郎去用浴室的时候甚至发现自己牙膏都已经挤好了,漱口杯里也接满了温水。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花京院坐在边上解释道。

承太郎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我想的什么样?”

“其实我以前睡觉的时候习惯抱着抱枕。”

那大概是承太郎第一次被别人说像抱枕。

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真是够了。”他压了压帽檐,“走了,今天的目的地还远。”

那之后他们没有再提这件事。一直到下一次遇见单人间。

“没有房间了,今天又只能拿两个人挤单人间。”波鲁那雷夫手里拿了两把房间钥匙,“今天乔瑟夫先生不舒服,我把那个单人单间给他了,剩下的一个单人间花京院抽走了一个名额,来吧,到了拼运气的时候了!”

“不用了,我和花京院挤一挤吧。”承太郎在沙发那头说。

波鲁那雷夫嘿嘿一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他麻溜地将钥匙塞进对方手里,像是怕他反悔一样。

后来也没有后来了,花京院和承太郎睡单人间几乎已经是一个定式。

仔细想一想,可能他从来就没有讨厌过那个在半夜会挤到自己怀里来的人。

 

“承太郎?”花京院从床上坐起来,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还有走神的时候?”

“嗯。”承太郎下意识应了一声,接着发现不对,转移话题道,“那明早一起去吧。”

“好。”花京院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你快去洗澡,没多久可以睡了。”

再出来的时候,对方已经换好了睡衣,躺在被窝里笑。

“我关灯了。”

“嗯。”承太郎道。

绿色法皇摁下了灯光的开关,啪嗒一下,空气里剩的那一缕幽绿色也消失无踪。

“晚安。”

 

- 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 -

 

“承太郎。”花京院小声地叫了一声。

“……唔。”

“快起床了,你答应要和我一起去看返青的。”

“……”承太郎不情愿地睁眼,视野里正好是对方睡得翘起来的一撮头发,于是他对那撮卷毛道了早安。

“早,我先去洗漱了,你还可以赖两分钟的床。”

怀里的温度消失了,承太郎忽然觉得自己才是被温暖的那一个。

 

- 与你相遇,好幸运 -

 

这大概是沙漠最富生机的时候。

从残垣的角落里生出了悠悠的嫩绿色,在刚刚日出了还有点冷的风里颤抖。

沙漠灌木像是获得了新生,也能看见有些小蝎子在角落穿梭。

花京院在不远的地方蹲着研究这短暂的生命,承太郎则背着风点燃了今天第一根烟。

城镇太小了,六点的时候还没什么人影。换做是在日本的话,已经该出门上班了。

“大自然真是神奇啊。”花京院喃喃自语道,“它们靠这一场雨,要活好几个月。”

“嗯。”承太郎蹲到他边上,“也有很多活不下去就死了。”

 

“走吧,该回去了。”

 

“谢谢你,承太郎。”

他去看对方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走到了前面,留给他一个背影。

而以为还有很多机会问出来的话,像是那些未落下就蒸发的雨,无迹可寻。

 

- 人理所当然地忘记 -

 

也许每个人都会是耐旱植物,靠着短暂的记忆度过漫长的人生。不是半个月,也不是一个月,甚至不是一年两年。

而是从遇见你开始一直到离开人间,一直到最后一次回忆的时候。

 

声音在水里传播的速度是在空气中的4.45倍,可是这片海就像那个人一样柔和安静。

承太郎回想起了很多以前忘记的事情。

他想起花京院给自己包扎伤口的时候,指腹蹭过皮肤表面的感觉;想起把车停在沙漠里看日出的时候鬼迷心窍看向对方却忽然交汇的视线;想起自己说过教他潜水,带他去看近海的蝙蝠鱼。

 

- 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

 

“承太郎,”他听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孤独的深海里,“再一起去看一次沙漠的雨吧。”

 

好。于是他这么回答了。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