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承花】Merry X'mas

* Merry X'mas !

* 这个梗其实是来自我一个gay友的一条微博啦……【啊虽然他不知道我用了


圣诞节并不总是有趣的。

起码就花京院有幸经过的二十来个12月25日而言,乏善可陈。甚至好几次间接导致他的胃病蠢蠢欲动——圣诞节,一个没有地方吃饭的节日。

好了,但是,这个圣诞节不一样。

楼下的商店将去年用过的圣诞装饰又挂了出来,甚至旮旯里面的灰尘都还张扬在那里。树上的装饰在去年的基础上添了一些,用今年的打折新款换下了前年或者更早时候的物品。不过,如果明年还看见它们,花京院一点也不会觉得意外。

就好像前年的花京院,刚从大学毕业,甚至都找不出一根红绿围巾应景;去年的花京院,倒是确实和圣诞色沾了点边,可惜是在游戏里——给1P选了个红色外观,2P选了绿色,算是过节。

再早的时候可能情况还要糟糕一些,不过,现在不一样。

今非昔比。花京院今天穿着绿色大衣站在公司电梯里的时候,一时间觉得自己能靠发色和大衣赢得今天的最佳节日装扮奖——如果主办人兼评审东方朋子足够客观的话。

做梦。要求朋子小姐客观就好像他们之前企图用哀嚎来免去今天的节日加班套餐一样单纯、不要脸,以及痴心妄想。

不过这并不代表花京院讨厌加班,并不。

他可能是公司第一个愿意举手赞成这个糟糕透顶的提议的人——不,第一当然是开心得举办了节日装扮评比大会的朋子小姐——那就第二。举双手。

这并非是三倍工资驱使。对于一个单身狗来说,在SPW工作的年薪已经足够支付一份还算很不错的生活。

所以说到这里,大概得先提一……

“啊!”花京院被电梯外面冲进来的人撞得摔在了电梯里,他的思维被彻底搅合成一锅难喝得要死的蔬菜浓汤。

“天啊!花京院?”把自己搞得比蔬菜浓汤还不如的人一边疯狂地按着关门键,一边仁慈地递了一只手给他,示意他自行爬起来。

“杰洛,你这个……”

“嘿,别这样!来,我拉你……”杰洛往前迈了一步。

咔嚓。

“……呃。”

杰洛·还差两分钟迟到的·齐贝林看着自己脚下碎裂的眼镜,陷入了长达五秒的沉默。

花京院:“……”

 

对于一个今天换了大衣,于是顺带换了包,再顺带嫌麻烦没有带备用眼镜的人来说,圣诞节是极其恶意的。

而备用物品永远都是在需要的时候选择背叛就如雨天总是没有带伞一样已经成了生活定律。

可是,好吧,即便如此,圣诞节也还是好的。就算是一个充满了恶意的圣诞节。

因为今天公司上下都加班,就意味着承太郎也会一如既往地出现在公司里。而不是整个人都消失不见,留下谜一样的私生活断章。

足够了。虽然花京院没有像朋子那样因为能见到老总而欢喜地自掏腰包举办了一个奇妙的活动,但是他换上了新大衣。这能说明一切问题。

所有在圣诞节打扮过自己的单身,都是心怀不轨的狗。

“早,花京院。”

“早……呃……”花京院迟疑了一下,等两人距离足够近了,才补道,“凯瑟琳。”

“你今天戴了隐形?”敏锐的同事挑眉道。

“没有,或许我应该那样做。”花京院耸耸肩,“杰洛把我眼睛踩碎了,它们永远地属于了12楼楼梯间的垃圾箱。”

“好吧。”对方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咯咯一笑,“小可怜。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让对面商场的眼镜店送一副隐形眼镜过来——哦对不起,他们今天歇业。”

“……”

“Merry X’mas~”

“……Merry Christmas.”

 

花京院忽然很想发一条推特说自己急需一份圣诞礼物,打开了以后里面是一副左眼400右眼425的眼镜那种。

然后呢?然后又怎样,他已经过了会被圣诞老人照顾到的年龄段了。或者说,如果真的有一个这种实现愿望的机会,那还不如许愿能约到承太郎一起过节呢。

对于花京院所在的偏后勤一些的部门来说,其实今天的加班完全没有任何必要性。他们加班只是因为研发部那群人——以不愿透露姓名的熊妹妹爱好者为首——提出只有全公司加班的时候他们才愿意加班。

花京院端着咖啡从茶水间走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办公室不远处立着的一个突兀的身影。

虽然他没有戴眼镜,但是195的身高依旧鲜明得就像乡下小镇的教会屋顶一样。

花京院看不太清楚他今天的装束——毫无疑问,对方并没有参与节日装扮的打算——而花京院也不太能想象到红色或者绿色出现在他身上。

于是花京院坐了下来,背对着那个身影。对方和波鲁那雷夫交谈的身影隐隐约约传了过来——但是碍于波鲁那雷夫声音压倒性盖过了他的谈话对象,所以其实花京院一个字也没听清楚。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为了让这个动作显得更为自然,他顺手拍了拍隔壁办公桌正在玩游戏的同事——吓得对方手一抖关掉了即将通关的街机模拟器。

“呃,我只是找你借块橡皮。”

小达比面无表情地将手从电脑上拿开来,顺便关掉用来混淆视听的上个月的工作材料。

“给你!”他语气恶劣道。

然而花京院并没有看他,而是虚着眼,盯着不远处模糊的身影,嘴上敷衍:“哦……谢谢。”

 

如果是平时,花京院大概已经去和承太郎打招呼了——假装路过,或者直接就走上前去询问对方一会儿去不去对面百货二楼那家餐厅。大部分时间承太郎都会应约,就算是因为某些无懈可击的理由拒绝了这个提议,也会主动提出另外一个时间。

两人曾经因为同样的对于猪排的喜好而像忽然关系好得不得了一样,风雨无阻地往同一个店里跑。花京院一度被打趣为把到了棘手的承太郎。尽管这种说法不知道为什么意外地在公司流传了不太短的一段时间——竟没有被另一方的当事人提出什么异议,可事实如何,他自己心知肚明。

前几天还说圣诞可能有约了的人,又怎么会真的是他的……男朋友。

哦,男朋友,好沉重的词。花京院甚至都还没有跟任何人出过柜。

好沉重。

啪。

文件落在桌子上的声音吓得花京院手一抖,差点用自己精心泡制的咖啡将自己虽然从家里淘汰了但依然非常爱惜的键盘报废。他皱了皱眉,表示对这种行为的谴责。

等等,是承太郎!

把文件摔在小达比桌子上的是承太郎!

花京院从自己电脑屏幕的虚影里看见了一个漆黑的背影——尽管受限于四百度往上的近视,花京院并不能好好将他看清楚,但是毫无疑问,能穿下这种一米七五长的大衣的人在公司里单手都数的出来……怎么办,应该去打招呼吗?

太刻意了吧,别人在谈话的时候忽然走过去说什么早上好,圣诞快乐,昨天晚上过得怎么样……

但是人都到这么近的地方了按照两人的吃饭情谊都不能够不打招呼啊?故意不打招呼的话更刻意吧?会被视为有敌意的啊?

哦边上已经有人看过来了!怎么办,好难搞,果然还是应该先打招呼,关键是……

“早啊,JOJO!”凯瑟琳从茶水间出来,笑眯眯地路过了就差没啃手指的花京院。

“嗯。”

低沉的男声在花京院背后响起。

花京院完全想不起平时到底是怎么和自己这位上司做日常互动的,他满脑子都是今天约承太郎一起过圣诞节的腹稿——从“啊承太郎你看都这么晚了才下班要不我们凑合凑合一起去喝个酒”到“承太郎你是不是喝多了你家离这里挺远的吧你看我家就在附近balabala”……

计划通!才怪。

花京院已经想要效仿自己的同事来一个一点也不刻意的“接水路过打招呼”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办公桌并不会路过对方那边的话,可能他已经将之落实。

 

十分钟之后。

“啊啊啊!”花京院抱着头在咖啡机面前哀嚎数声。

本来眼镜没有了就好像被世界遗弃了一样,谁知道他竟还如此不争气,昨晚躺在床上发誓要约到承太郎的雄心壮志仿佛死在了和对方say hi的路上。

果然一个近视失去了眼镜,什么都做不到。

“An unfriendly Christmas.”他叹了口气,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已经从内心打起了退堂鼓。

反正……反正承太郎也说八成有约了。

花京院端着奶放多了的新咖啡,站着思考了五秒钟。

这个咖啡感觉好奇怪,要不还是倒掉吧……

不行,不管怎么说,既然都已经换了新大衣,就算是被拒绝也要提出来!

起码说出“承太郎你今天还有空吗我订了那家……”不对,说订了座不就暴露了吗?

那就“哈哈承太郎好巧啊我也没有人约不如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对不起承太郎好像从来不缺人约。

“呃,那个,承太郎……”

花京院在脑子已经被自己人工搅拌均匀了以后,虽然还没有得出具体的结论,不过他还是勇敢地拍了拍站在自己桌子不远处的人的肩膀。

“花京院?”

“早上好,你,那个,实际上……你上次说想看那个游戏其实我买了我的意思是你如果今天不忙的话要不晚上一起吃个饭当然你如果有约了就……”

“不,你等等,花京院,我不是承太郎啊?”

花京院脑袋当机三秒钟。

他觉得自己脸上的血管都要爆出来了。

“抱、抱歉……”他顿了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乔斯达先生?”

远处凯瑟琳的笑声几乎要突破空间限制传达到这栋四十七楼的SPW总部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卫生间,男式和女式的。

“……”

花京院脑内弹幕已经超过上限。

请求回档。

请求回档。

请求回档。

请求辞职。

“……花京院。”

花京院·僵硬的·魂魄出窍的·典明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就像他对乔瑟夫·乔斯达做的那样,然而唯一的区别是,对方拍了却并没有把手收回去。

“你真的是认真的准备约我的吗?”

哦,本尊,这个声音绝对是承太郎——鉴于视力的信用额度已经完全透支,花京院选择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他妈早点不来现在来!

“抱歉,你一定是误会了。”他面无表情地往门口走去。

承太郎憋着笑把他拽回来,“你……”

整个办公室十多号人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这边的动静——准确地说是被凯瑟琳的笑声——所吸引,花京院满脸通红,甚至脖子上都已经蒙上了粉红色,但是他还是一副强作没事的模样。

“你听错了,承太郎先生。”

他甚至用了敬语。

“好吧,”承太郎意识到他是真的已经羞愧得要从这里跳下去,收敛了一点,“那你有空吗?我订了杜拉萨迪的位置。”

哦那不是我的台词吗承太郎先生?

花京院的脑袋第不知道多少次陷入死机状态。

“花京院?”

“……嗯。”

承太郎等了一会儿,没有再收到任何回复。

“那就当你答应了,我们晚点见。”

花京院被领着坐回了自己的工作桌前——尽管他不把脸贴在屏幕上就连壁纸都看不清楚,更不要谈工作。

“顺便说,你不戴眼镜的时候挺好看的。”

求你闭嘴。

 

于是花京院一边笑着一边担心起了这个周末过后再回公司要被起码取笑一个月。

管他的呢。

今天的咖啡真好喝,奶味十足。

 

END.


评论(2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