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仗露】《饿了想吃溏心蛋》(放过标题

* 甜的

 

我讨厌雨。

东方仗助在手机上敲下这句话,按了发送键。

社交软件就像是一个巨型的垃圾场,一堆人在里面无病呻吟。在没有这些以前,他们在做什么呢?高中生盯着窗外的雨帘,花了整整五秒钟来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所以沉默使人爆发是吗?他们把垃圾攒一攒,就成了艺术。或给人穿在身上,或给人参观,或者蒙上假象。

仗助缓慢地伸了个懒腰。打破过去的两个小时里面一直坚持的坐姿。

雨还在下。明明是夏天,不知道为什么两场阵雨过了就好像换了季节。前面的花园里面传来新泥的潮湿气息,裹着被碾过的青草味。有些刺鼻,像提神用的某种喷雾。

啪嗒。

屋檐滴下了五分钟以内最大的水珠。

突然想谈恋爱了。

 

雨天并非是伤感的别称,只是它使人想太多。

手机连续震动了好几下。东方仗助随意地瞄了一眼,都是新回复。

没有特别提醒的铃音,说明那个人没有看见这一条——或者看见了,只是没有理。毕竟高中生的垃圾场每天都在添加新的东西,而他又太忙。

和岸边露伴莫名断联的第三天,东方仗助觉得自己人生都被雨冲洗得苍白,然后泡得浮肿——打个响指都会蹭掉一层皮的那种浮肿。

没有吵架,什么都没有,只是莫名断了联系。明明上一秒钟还在哈哈哈哈老师你真可爱,下一秒钟却像失去了某种继续话题的能力。

翻一翻最后一条简讯,是在讨论前几天少年JUMP的新连载。谈话似乎被按下了暂停键,输入框还有没有发出去的半条信息。

雨忽然又变大了。一个糟糕透顶的假期。

 

其实东方仗助并不讨厌雨天。

他低头看着自己摆在门口的新鞋,限量版,一次都还没有穿过。

可那是晴天的方案。他换下了原本准备穿出门的衬衫,随意套了件T恤。T恤牛仔裤,然后搭双旧鞋,就能在这种天气里出门了。

高中生蹲在玄关看了鞋柜半晌,里面整齐排列的二十双鞋子像是四十只死鱼眼。实力看上去有着巨大悬殊的两方对峙着,谁也不甘示弱。

最后他又看了看手机,评论没有最开始的时候涨得那样汹涌了。等了半个小时的特别提醒铃声也理所当然地没有出现。

“限量版都去死吧。”他嘟囔一句,把T恤牛仔裤扯了扔到地上,重新套回先前那套晴天方案,啪地一声合上鞋柜,将脚塞进新鞋里。吹了声口哨,出门了。

两分钟过去。

他回来拿了伞。

 

克里诺夫曾经说过:思念是虚伪的,你知道自己必须去见他。

当然,其实并没有这么一个克里诺夫。

仗助撑着伞,迈过一个水洼。远方厚重的云层里传来一个滚雷,仿佛某种猫科动物的嘶吼。夏天的雨并不总是惹人烦躁,纸老虎难免来势汹汹。

当他走到熟悉的大门前的时候,雨已经差不多停了,甚至从它们遮挡不及的缝隙里还探出了几根细琐的阳光。很远的地方有虹桥,小半根,五种颜色。

他掏出手机,准备给对方一个惊喜——如果算是惊喜的话。然而他刚打开桌面,就见屏幕一闪。

您有新短消息。

仗助几乎是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大门。确认自己还没有对它做出任何事情之后,他打开了手机收件箱。

岸边露伴:番茄。

什么?

仗助几乎要怀疑自己手机是不是自行删减了来自重要联系人分组的简讯。他翻完最近二十条消息,打开社交软件又刷了一下对方主页——没有。没有关于番茄的个人说明。

还是说老师是遇见什么事情了?抢劫?那不应该发送什么“我喜欢吃芹菜”这种一看就不对劲的内容吗?

或者是完全相反的信息,比如说“我讨厌东方仗助”……

嗯。这样就太反常了,足够收件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高中生在脑内自我满足了一下,接着严肃地编辑了回复。

东方仗助:老师你还好吗?

叮铃。

极近的地方传来了手机简讯声。仗助吓了一跳,接着偷偷摸摸地蹭到边上的窗口。

他几乎——只是几乎——和漫画家打上照面。老实说坐在窗口面前的露伴并不常见。何况这里是一楼,一楼的书房——仗助一度认为是用作摆设的房间。

高中生背靠在墙上,有一种在校长办公室门口准备翻墙逃学的感觉——一个很恰当的比喻,不过对于逃学他早已驾轻就熟,而偷看岸边露伴却是第一次。

以至于他有些紧张。虽然被发现了之后最多是被对方嘲笑两句小鬼,甚至连检讨书都不用——没有人会因为躲在自己恋人的视野盲区偷看而写检讨——但是就是很紧张,像第一次给他告白的时候那样紧张。或者更甚。

露伴的桌子上摊着一本书,而他本人支着下颌,用另一只手玩着手机。

东方仗助几乎能听清楚他手指敲击在触摸屏上的声音。

您有新短消息。

岸边露伴:手滑。

高中生想了想,侧了侧手机屏幕,从反光中看见了他微微翘起的嘴角。

超犯规,所有恋爱中的漫画家发简讯之前都该先吃一张黄牌。

东方仗助:哇,这么巧,正好手滑到我这里!

漫画家的笑容扩大了一点。

岸边露伴:少装模作样,小鬼。

东方仗助:好吧。

东方仗助:我好想露伴喔。

东方仗助:今天看了一天的雨。

岸边露伴:我也是。

东方仗助:什么?

窗户里的人换了个坐姿,他似乎敲了一段话,然后又挨个删掉了。

岸边露伴:看雨。

仗助手指动了动,给他敲着回复:啊,还以为老师会说……

句子还没打完,对方又来了一条新消息。

岸边露伴:顺便想你。

 

顺便。

东方仗助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傻笑出来——如果有的话那真是太蠢了,洋溢着一股酸臭味。

他咬着下嘴唇,删掉输入框里的内容,重新回道:你抬头。

盯着手机屏幕的漫画家不明所以,然而身体却先于大脑做出了相应的动作。

啾。

一个突兀的、愚蠢的、令人恼怒的吻。

然后才是一个突兀的、愚蠢的、令人恼怒的高中生。

“东方仗助!”

 

我喜欢雨。

高中生按下发送键的同时,旁边的门发出咔嗒一声,是锁打开的声音。

“下午好,老师。去约会吗?”

 

END

 

* 关于番茄,番茄是西红柿,西红柿是an apple of love. 

  东方仗助并不会懂就是了。



评论(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