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辣妹特里】

*微博点文产物

*文力基本是离我而去了



特里休将门闩落上,轻车熟路地从仓库的一个角落搬出一张废弃的桌子,上面一点灰尘也没有,看起来也很新。她坐了上去,正好够到太阳能照射到的最低的那个角度。

 

逢魔时刻。

 

特里休眯了眯眼睛,也不在意自己名牌大衣蜷缩在屁股底下是不是会被坐成干腌菜,她将头支在左边膝盖上,右腿自然下垂。一贯的姿势。

 

“今天也不回家吗?”空气里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边上某一部分显露出一点粉色的痕迹,接着逐渐加深——直到那个人型彻底暴露在空气里。

 

“嗯。”特里休和她打了个招呼,“反正家里也没人。”

 

“……”

 

“替身都会说话的吗?”

 

“不是。”辣妹站在旁边道。

 

“那就是只有你会了。”对方还想说什么,被懒洋洋地披着外套的女生打断,“反正我就知道你一个。”

 

辣妹没再吭声,摸了摸她的外套,那一截被坐着的地方就像水一样滑了出来,没带一点褶皱,堆在桌子上。

 

“辣妹,你会在特定的时候想起特定的人吗?”特里休看着外面夕阳最后的一点余晖,问道。

 

辣妹想也没想,“不会。”

 

“是吗,那当替身也没什么不好的。”桌子上的少女看起来不太在意她的回答到底是什么,她径自说道,“我遇见自己初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时候,太阳快要从地平线消失,云层看上去沉甸甸的,虽然有光但是觉得很阴暗,而且又冷——那时候我还在念国中。”

 

“没爹没娘的,随便来个人示好就以为遇见了真爱。”特里休晃悠着腿,靴子在空气里划出好看的弧度,“现在想起来还真是‘逢魔时刻’——你知道的吧?日本那边传说这个时候可以看见妖怪。”

 

“啊,说起来,以前是有替身被当成是‘妖怪’的例子吧?”她好像觉得搞笑一般,附和自己笑了两声,“不过那时候可不觉得‘妖怪’是个什么好词。”

 

“不要笑了。”辣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好像是在拭去泪水一样,“明明一点也不有趣。”

 

“别摸,妆会花的。”特里休握着她的手腕,将她拉离自己,“又不是有趣才笑。”

 

“那是为什么?”

 

“你很烦诶。”特里休说,“人类很复杂的,你不懂啦。很多时候不得不笑啊,比如说被举着枪威胁‘不笑就一枪崩了你’那样的时候。”

 

“不会的。”辣妹凑近了一点。

 

“……什么?”

 

“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特里休觉得蜷起来的腿有点麻木了,她僵硬地将腿放下去,不太自在地喊道,“……辣妹。”

 

“?”

 

对方似乎不觉得自己是说了什么了不起的话,也没有理解到自己本体的意思。特里休顿了顿,“我腿动不了了。”

 

辣妹自然地托起她的小腿肚,“过会儿就好了。”,她顺着血液流动的方向缓缓抚摸着,替身柔软的手指从肌肤表面掠过,划出有温度的轨迹,又渐渐冷却下来。

 

特里休觉得有点尴尬,“我、我想也是……”她将腿不着痕迹地抽出来,已经顾不太上它们是不是还血脉不通着了。她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脸红。

 

“你又瘦了。”辣妹道。

 

“啊、哦……是吗?”特里休说,“我没注意。”

 

“刚刚说到哪了,我想想,初恋……是吧?”她迅速转开话题,“其实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妄想啦,对于异性啊、爱情啊这些乱七八糟的。我是说,遇见乔鲁诺他们以前。像个小毛孩那样。”

 

“……其实也不是说真的有什么要求啦,我倒是觉得现在有个人能没事和我说两句话,陪着我看风景,亲吻拥抱,就够了。”

 

仓库外面响起几个零碎的脚步声,然后是大门被轻轻推动的声音。

 

——“锁了。”

 

——“啊……不是说这个仓库已经废弃了所以不会上锁的吗?”

 

特里休笑了一声,似乎是为自己打乱别人的算盘而得意那样。

 

旁边的替身突然一言不发地伸出手环过她的腰。

 

“……辣妹?”特里休压着声音道。

 

外面那群人似乎准备找东西撬门,小规模地嘈杂了起来。

 

那双看不见眼仁的金色眼睛近在咫尺。特里休下意识屏住了呼吸,隐约意识到对方是准备做什么,她将手搭上那个不算宽厚的肩膀,算是默认。

 

辣妹试探着将唇和她碰了碰,然后整个凑了上去。

 

两人呼吸交织,薄唇厮磨。原本紧紧闭着眼睛的特里休突然扬了扬嘴角,将她环得更紧了一些。

 

和自己的替身拥抱而吻,这种事情不就像是和自己谈恋爱一样吗?

 

外面的声音渐行渐远,辣妹缓缓地松开了她,手横过她的膝盖,另一只手托着背部,将自己的主人从桌子上抱了起来。

 

“哇——”特里休惊呼一声。

 

“我不会走的。”辣妹低头看着她,“会一直保护你,和你聊天,看夕阳,亲吻拥抱,以及所有你所希望的事情。”

 

“……”

 

“回去吧。”

 

特里休靠在她怀里,“嗯……那你会给我做饭吗?”

 

“会。”

 

“也会给我放满浴缸的热水?”

 

“嗯。”

 

“和我一起睡觉?”

 

“好。”

 

“最喜欢你了。”特里休笑着吻了吻她的脸颊,“那就回家吧。”

 

辣妹将她放到地上,将身上的褶皱抚平,抬开门闩。

 

太阳的余晖遍布。逢魔时刻。


评论(2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