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 Symbol

你好,这个人很龟毛。
文章勿无故转发,旧文评论不回复(但是会认真看),谢谢。

【乔西乔】【深夜发把刀】《RE》

*CP:乔西乔无差

*虐

 

 

 

“西撒。”

 

明明是第一次遇见那个人,却好像已经等了十几年。

 

他优雅地吃着黑酱意粉,外国人的扮相,手法却娴熟得西撒觉得莫名眼熟。

 

而且还用很亲昵的语气叫了自己的名字。

 

“你是……?”

 

西撒·齐贝林甚至一瞬间忘记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女性,他的绅士风度就像老旧的唱片机突然卡住了一样,他皱着眉,在自己惯常来的餐厅,突然站了起来。

 

“你就是那个乔瑟夫·乔斯达。”

 

和想象中一点也不一样啊。他这么想着。

 

——这个人,本来就是这样吗?

 

沉稳,大方,博学。

 

完美得有些不真实。

 

“JOJO,老实说,我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西撒坐在油柱边缘,看着自己爬上来的地方,低声道。

 

他旁边站着的那个人整理衣服的动作一顿,问:“那在西撒酱心目中,我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恶劣,调皮,不学无术。”西撒几乎想也不想地道,“不过明明没有见过面,就下了这样的定义,总觉得有些失礼啊。”

 

原以为对方会笑着说“那西撒酱要道歉哦”,却没想到他却突然沉默了。

 

“去吃饭吧。”然后这样说着。

 

 

 

 

“西撒相信在另外的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个西撒吗?”临行的夜晚,乔瑟夫不知道怎么跑到了西撒的窗台上,看着里面诧异的人,这样说道。

 

“突然说什么……”西撒手顿了一下,又接着扣上睡衣的扣子,“是睡不着吗?”

 

那个高大的身影突然笑着,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将他拥入怀里。

 

只着了紧身衣的人,身上带着一点尘土的味道,却意外的很温暖。

 

有一种突然想要落泪的感觉。

 

“大概,相信吧。”他忽然道。

 

乔瑟夫在他头边蹭了蹭,没有说话。

 

西撒其实自己也搞不太清楚,为什么没在第一时间推开他——大概,大概是因为,今晚的乔瑟夫一点也不像他平时那副不正经却意外可靠的样子吧。

 

“我从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了……JOJO,我们以前见过吗?”

 

那个人闷闷一笑,过了半晌,将怀里的人轻轻松开,背对着大敞的露台,风将他那一头乱发吹得更加张狂。

 

“西撒,这么老套,可不像你啊。”

 

西撒也突然笑了起来,揉了揉才洗完还没有怎么干的头发。“啊,我也觉得。”

 

可能吃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吧。他想。

 

不然怎么解释,两个大老爷们儿半夜不睡,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到天亮——这种事情呢?

 

乔瑟夫真是意外的博学啊,明明和自己差不多的年龄,却知道很多事情——很多,西撒能够感觉到,比他侃侃而谈的那些还要多得多。

 

为什么,是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呢……

 

“西撒……西撒?”乔瑟夫轻声叫道。

 

然而那个金黄色头发的意大利绅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太阳初初露了个头,从海平面徐徐升起。海水被照得晶莹剔透,好像是夜晚的星辰一瞬间全部被囚禁在了里面一样。

 

坐在露台栏杆上的波纹战士伸出手,轻轻捻起他一撮乱发。

 

“对不起啊西撒,大概,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你喜欢的那个样子了吧。”

 

 

 

 

“别去啊西撒——”乔瑟夫大声喊道。

 

“JOJO,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似曾相识的台词,似曾相识的情形。

 

乔瑟夫极力想要从数个敌人之中脱身——然而哪怕他使尽浑身解数,也还是不能够前进丝毫。

 

只能看见那个从未变过的背影,再一次地消失在视野里。

 

消失在,那座大宅,那个铁门,那串脚印的尽头。

 

“别去啊,西撒……”

 

丽萨丽萨赶来的时候,看见的是带着一点泪花,和几个黑影纠缠在一起的乔瑟夫·乔斯达。

 

就算她隔着一段距离,也能够感受到那些黑影的威力。就连她一度震惊于其实力的乔瑟夫都没有办法突破那个包围圈。

 

“老师……”乔瑟夫嘶哑着声音喊道。

 

莉莎莉莎解下围巾,然而,她还没有将武器挥出去,甚至没有走到自己能攻击到的距离,那些影子就已经四散开来,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那是什么?”莉莎莉莎边追着那个疾跑的身影,边问道。

 

乔瑟夫苦涩一笑,摇了摇头。

 

——老师,你知道命运的不可更改之说吗?

 

 

 

 

他跪在石板面前,任由那温热的鲜血将裤子染得一片鲜红。濡湿他身上的布料,浸入之内,接触到他紧绷的肌肉,腻在皮肤表面,变成带着铁锈味的血垢。

 

那个人最后的波纹就那样在他周围,一圈圈打着转。

 

“……西撒。”

 

这就是命运啊。

 

那个一直维持着可靠、绅士又博学的形象的人突然失声痛哭起来。

 

莉莎莉莎拿围巾掩住了眼睛。

 

不只是失去了亲人的痛楚,她能依稀从血缘感受到,乔瑟夫的身上,还有另一种更浓烈、更黑暗的情感。

 

是永远无法与命运抗争的绝望。


像一团挥之不去的死气。

 

 

 

 

 

西撒在倒地的那一瞬间忽然想起,最开始看见乔瑟夫的时候,为什么会觉得莫名熟悉。

 

因为对方用刀叉的手法,是自己的那一套。


是西撒·A·齐贝林自己的习惯性动作。

 

【西撒相信在另外的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个西撒吗?】

 

这么说,JOJO,你已经……见过很多个西撒了啊。

 

他们,也会在临终的时候,想起你吗?

 

 

 

 

 

神父将世界线的变动率打乱了。

 

寿终正寝的乔瑟夫·乔斯达再一次醒过来,是在通往意大利的途中。

 

再一次见到西撒的激动,和再一次见到西撒的悲伤。

 

和再一次见到西撒的痛苦。

 

和再一次的绝望。

 

 

——不管重温几次,结局还是 失去你。

 

 

 

 

 

 

如果我当时就那样死掉就好了,西撒。

 

起码还是最开始那个你喜欢的乔瑟夫啊。


评论(3)

热度(37)